设为首页 · 加入收藏 · 投稿邮箱
你的位置:主页 > 清风文苑 >

三早当一工 三补当一新

来源:南粤清风网  发表时间:2017-05-03 09:29

读小学时,因为父母工作忙,我常常被送回乡下老家,与祖父住在一起。祖父极少言语,但教会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,对我影响最大的,莫过于“三早当一工,三补当一新”这两句话。

曾祖父36岁早逝,留下尚在幼年的祖父兄妹三人与曾祖母相依为命。为了维持生计,作为长子的祖父十四岁就当了弹花学徒,走村串户为人弹棉花、做棉被。弹花是一门费时费力的手艺,祖父工作时要背着一张4米长的棉弓,长时间弯着腰,用手中棉棰不停敲打弓弦,硬结、污脏的陈年棉絮在弓弦上下翻飞,渐渐变得蓬松、干净。弹花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,我曾跟随祖父在邻村弹花,棉弓一响,空气中便满是灰尘和碎絮,直扑口鼻,令人窒息。即便如此辛苦,祖父一天也只能制成一床棉被,收入极其微薄,但依靠这门手艺,祖父不仅养活了自己一家,还接济了同样是幼年丧父的叔祖父两兄弟。

小时候,我曾好奇地问祖父为何总是天未亮便出门赶路,前往雇主家中,祖父一脸严肃地回答:“三早当一工,不早起,活儿怎么做得完、做得好?”见我似懂非懂,祖父解释道:“你看,每天早起两个钟头,三天就是六个钟头,是不是就多出一天的时间做事啊?”

 我上高中时,祖父已经七十多岁,因为眼疾,他时常来我们家中小住。有天晚上,我上完自习回到家里,发现祖父还坐在客厅里。听到我进家门,祖父招呼我坐下,从身边拿出我中午丢进垃圾桶的一件旧衣服,放在腿上,一边用手捋平,一边低声问我:“这衣服还好好的,你怎么就扔了呢?”我拎起那件衣服的袖口,指着肘部的破洞满不在乎地说:“破了,不好看。”祖父叹了口气,伸出三个手指,“三补当一新,破了补一补,能穿就行。你爸爸兄弟三人,每月都给我生活费,我一个月换一件新衣也不为过。但我一件衣服从五十岁穿到现在,缝缝补补何止三次?”说着他掀起衣服,露出了补丁摞补丁的里子。“娃娃,你爸妈挣钱也不容易,你可不能大手大脚,坏了习惯呀。”听完祖父的话,我的脸一直红到耳根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不敢讲究吃穿。

大学毕业后,我离开老家到南方工作。彼时祖父已是八十高龄,双眼已经失明,得知我要出远门,他让叔父搀扶着,专程赶到家中为我送行。临别之时,他紧紧攥着我的手说:“出门在外,做事不要偷懒,不要与人比吃比喝,不要赚昧良心的钱,你能做到这三样,我就放心。”不曾想这一别竟是永诀。

如今回想起来,祖父所说的“三早当一工”是告诫我要勤,“三补当一新”是告诫我要俭。祖父未曾上过一天学,他无法说出“历览前贤国与家,成由勤俭破由奢”这样富有文采的语句,但那两句俗语却让我深刻明白了勤俭的内涵。特别是在成为一名纪检干部后,耳闻目睹了那些因为骄淫逸奢而身陷囹圄的“蛀虫”们的腐败经历,我更加意识到这两句话的可贵。每当心生懈怠、诱惑逼近时,这两句话就会在我的耳边响起,让我抖擞精神、勤勉工作,让我安于俭朴、远离诱惑,这也是祖父留给我最为宝贵的遗产。(四会纪委 张潇潇)

 

主办:中共广宁县纪律检查委员会•广宁县监察委员会

联系电话:0758-8639799

技术支持:中共广宁县纪律检查委员会

粤ICP备17103673号